打开
关闭
当前位置:鲜网 > 高辣辣文小说 > 安居乐业第二部(带番外)最新章节

分卷阅读9

安居乐业第二部(带番外) | 作者:大刀滟 夏滟 | 更新时间:2018-01-11 13:55:46
推荐阅读:乱伦之爸爸和哥哥轮番填满我的粉穴(繁体)慾望世界(高h、sm、轮奸、人兽)(繁体)【快穿】肉玩具系统(H,简体)肉太多,我不要了援交少女【简】(限)情欲濑户内海(乱伦高H,NP,清新罗曼)【快穿】高潮不断快穿之名器尤物(高H简繁)【快穿】陷入H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官网乱伦之手淫中的姐姐(繁体)
    的追悔莫及。

    因为,他不能缺了他。他迟早会反悔,却再也追不上人,所以现在发生,还不算晚。

    他其实应该庆幸。

    于是杜言陌想:在男人回来前,他必定要做些什么。

    什么都好,最主要得完全独立,他已有一份自己的事业,但必须更稳固、更多保险,使它们成为代表不离不弃的决心。

    杜言陌收拾了精神,他受到很多媒体及企业的关切,有几个品牌找他拍广告、做代言,他不太懂这方面的事,上网估狗……找了一间经纪成都嘉祥九思培训学校。

    原先都做好被打枪的准备,柜料对方一见他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官网 - 欢迎您访问,便万分欢迎,带他的经纪人以为自己捡到宝,一脸乐兮兮,直到……

    “我想曝光,但不能曝太光,刚好的程度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经纪人十分凌乱,心想:你来乱的吧?

    杜言陌很认真。

    他有各项顾虑—第一,他仍把自己定位在超级马拉松选手,不愿再过界。第二,曝得太光,很难长久,这是一场不知终点在何处的长期抗战,他必须不时呼唤那人。第三,若真红了也麻烦,何况他尚有诸多计划得施行,这些通通需要时间。

    五光十色的斑斓舞台,终归不时他真正冀求。

    他只是需要一点名气,足以令他做更多,更多的事。

    他怕那人找不到他,不敢离开台湾,转而参加国内各大小项比赛,争取每一个能被采访机会,为此他只能拿第一,不停的拿第一。

    只有拿第一,那个人才有更大机率,注意到他。

    他不接过于主流的案子,怕消耗光了自己,这次会被纽约时尚品牌看上,纯属机缘,对方高层之一是个运动迷,长期赞助相关活动,包含先前进行的横越中亚长跑,杜言陌因而接下,被杂志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官网 - 欢迎您访问访谈,最后……

    他终于等到了那个人。

    即便不是为了见他而回来。

    安掬乐说要想,可其实他压根儿没想。

    他去租了一叠BL漫画,天天看,奇怪最近大叔受特别流行,他真佩服这些主人公的勇气跟唧唧,弥久而坚。

    也不知看了多少本,看得他对人生盲目,充满爱与希望。

    他记得很多年前的晚上,也遇上相似情况,乔可南给了他一句金玉良言:“欢喜做,甘愿受。”他就受了,能受多久是多久,攒足能量、保留力气,不至于受到死,可这一次……

    他找乔可南倾诉:“小乔,我怕,我居然怕。”

    Joke男:“不怕才奇怪,你之前胆子长得比脑大,现在总算均衡了。”

    安掬乐笑。

    笑完继续自我剖析:“你说我为何怕了?当年我都不怕了,或说怕了也认了,这次却不能了,到底问题出在哪里了?”

    Joke男也给他一句“了”:“因为你老了”

    菊花黑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说他长辈 ,一个说他老了,是怎样,拉仇恨就对了。“你才老!你比我老!你全家都老!你娘我可是永远的十八岁,不老神话!”

    Joke男:“对啊,我老了,我家那只也老了,要像之前那样折腾一次,我才不干,我们都很认老,你既然不认,那何怕之有?”

    菊花黑:“……”要否不怕、要否认老,这啥终极选择?!

    Joke男:“之前有个媒体工作者说,遇到任何事犹豫不决是,会想到自己二十岁时会怎么样?如果犹豫不决的原因,是自己变老,变世故了,那就逼自己回到二十岁的状态做决定—既然你是永远的十八岁,不老神话,那也不用逼了,现在想怎样就怎样……你是谁?”

    安掬乐接:“菊花爷。我最大,我说了算,没有玩不起,只有玩到你不起。”

    Joke男:“那你还怕啥?”

    菊花黑:“怕他不能爱我一辈子,我没力气了,走不了。”

    Joke男:“干,这么恶心的话,亏你讲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菊花黑:“嗯哼~”

    是事实,就讲了,他明白这顾虑傻得就像一出生就担心死亡,一搭飞机就怕空难,可他的情况是死过一次,第二次也差点半死不活。如果有天你吃过一个非常难吃的东西,即便对方允诺改善,再三强调绝无问题,在尝味前,任谁都得怯一下。

    Joke男:“其实你换个角度想想,一辈子能多长?再怎样折腾、怎样不会,也就这么一段,吵着闹着就过完了。”

    是啊,能有多长?

    安掬乐忖着,起身走到厨房,看见自己一排的杯子。

    他搜集杯子的习惯,行之有年,他固定摆七个杯子,喜怒哀乐、爱恨痴,各自代表一个意义,统合起来,就是他的一生。

    确实没多长。

    他把杜言陌挑选的,属于“爱”的杯子寄还给他,没再补,也不打算补。他曾经通通打碎,让那些杯子代替他承受绝望,如今……

    不就一辈子?

    逼自己回到二十……不,他回到自己的十五、十六岁,他曾爱过一个男人,那样天真那样傻,可他真实坚信,自己与那人,能有一辈子。

    后来没走成,那人亲手毁了他的崇拜。可惜了,真的可惜了,幸福好不容易,怎就不敢了呢?

    其实,少了爱的一辈子,也就是忽忽的凑合着过了,他却牢固地守着,怕碎怕疼,有何意义?

    他安掬乐什么没有,杯子最多。

    想罢,他拿起一个黄色杯子,手蓦然一松,“锵”一声,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他再摔。扔喜、碎怒、灭哀、无乐、除恨、不痴……仅余爱,以及青年送给他的,那只歪七扭八的杯子。

    这是属于他的仪式,做完了,安掬乐拿扫帚,将碎片通通扫起。心想他的一辈子,碎过了,就无须害怕,再一次吧,给青年、给自己一个机会,说到底,他们之间并没到回不去了的程度,一切仅仅是他一个人的心魔。

    从前种种,譬如昨日死。

    他回到电脑前,跟乔可南道:“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Joke男:“?”

    菊花黑:“我砸了杯子。”

    Joke男:“……所以?”

    菊花黑:“你说得没错,能有多长,我不想折腾了,想买新的杯子。”

    找青年一起吧。

    上一次,他只令青年挑了一个爱;这一次,他想与青年手牵手,一并补完他的喜怒哀乐……没有保留,只有分享。

    然后,把那只代表爱的杯子,收回身边来。

    剩下的就交给时间决定吧,看他们是否真能走上一辈子。

    第六章 玩到你不起

    杜言陌接到安掬乐电话,对方一劈头就问:“你还跟家人住?”

    杜言陌:“不,我搬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安掬乐:“那宾馆跟你家,挑一个?”

    他说得很白,杜言陌没底他这是打算跟自己和好,抑或只延续肉体关系,但不论哪者,他都不会不配合。“我家。”

    安掬乐:“在哪里?”

    杜言陌现今的“家”,正是安掬乐先前租住的哪一间。

    有些事,杜言陌年纪还太轻,或说压根儿没想过,之后才有所领悟:安掬乐是个地盘意识很强烈的人,他看似跟谁都好,却不轻易让人跨进他的私领域,有轻微洁癖,时常拿着滚轮刷滚啊滚的。

    心理学上讲,一直固执重复某一件事,就是一种病征,他一直以为安掬乐不过带他回家,可实际上,他领进人的,是他的心。

    这一点,直到他看见被安掬乐清过的屋子后,才惘惘明白。

    他把杂物清空,却把大部分东西留下—床架、茶几、沙发……还有杜言陌最爱躺的地毯,这块毯,安掬乐精挑细选,跑了好几间家货行,对质材计较至极,搬家时居然没带走。

    不是完全属于自己的,就不要了。

    可是,我分明还是你的,为什么你就不要了?

    那片白墙过于刺目,他问房东:“原先的墙壁呢?”

    房东一愣,也不懂他怎会晓得,答道:“请前往房客弄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杜言陌沉默,他上前抚墙,安掬乐做事向来细致,白墙上一点儿过往痕迹不存,他曾抹掉前半生的回忆和记录,如今又抹去第二次……全是为了他。

    大约那日哭得太惨,杜言陌没了眼泪,只觉得痛。

    他不敢去想,安掬乐在重新刷漆这面墙时,究竟怎样的心情。

    这屋各方条件都好,尤其历经前房客的设计、爱护,租价自然比一般要高,才一时没租出去,杜言陌二话不说便定下了,他刚接了个代言,酬劳不高,但租间房不至于是问题。

    面对着这般空虚又空荡的屋子,杜言陌启唇,说了一句:“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而这次,再无人迎接。

    搬进来第一天,他躺在那张更换过的崭新床铺上,一滴眼泪滑过眼角。这是最后一次,他最后一次哭、最后一次后悔,接下来,他必须预备好一切,等待这屋子的前主人,再度回归。

    而这一回,由他来说:“你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安掬乐来,见了屋内摆设几乎没改,只问:“房租多少?”

    杜言陌报了一个数字,安掬乐一听炸毛:“靠,那混账吸血鬼,这还不都老子搞出,怎样都该分我一成!”

    他气呼呼,也不知道气自己亏,还是气杜言陌被削。

    杜言陌一笑,抱住他,说了一句暖违许久的话:“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安掬乐没应。

    不是不失望,但杜言陌自知目前他尚无权利要求答复,安掬乐更已不是这间的主人,反倒是自己该说句“欢迎”,可他讲不出,他并不想听安掬乐回答“打扰”子类,生疏客气的台词。

    好在安掬乐也没讲,他褪鞋进屋,指着高大的餐桌木椅,微笑:“你,坐在那里,自慰。”

    杜言陌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能不听吗?开玩笑,安掬乐现在是王,让他往东,别说不往西,连西在哪儿都不敢想。他乖乖坐在椅子上,扯下裤链,双手伸入,掏出茎器套弄。

    安掬乐就站在那儿看,完全没帮忙意思。

    一般男人自慰时,除非在看片,多少会习惯闭眼,想像场景。杜言陌忖想两人最令他兴奋的一次做爱是何时?太多了,光这个人的呼吸就足以令他勃起。

    他很快射了出来—毕竟没刻意控制,安掬乐走上前,瞟了眼他满手浓腻的白液,抽出纸巾替他温柔擦手,冷冷说了句:“再射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杜言陌怎样也没想到自己会被这般整,但仍旧只能听令。这回他撸到一半,忽听安掬乐问:“你用什么当配菜?”

    杜言陌喘着气。“我想的……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有一次……做过了头,你那儿被我操得连合都合不上,穴口肿了,肠壁是粉色的,我射进去的体液……就这样流出来,好像失禁。你后来不得不用肛塞控上,我记得那肛塞,是紫色的……唔!”

    他又射了,这次的量大了些,好像刚刚只是小菜,现在才进入正餐。

    安掬乐几乎不为床第之事羞耻,可被人这样短细摩遗形容情状,倒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他热了脸。“你居然连操字都会讲了……”

    杜言陌心忖,他曾跟着一群大叔游历,什么更加淫秽低俗的没听过?

    他知道安掬乐喜欢听这些,被男人当作性对象看待,会令他很有快感—废话,他是Gay,安掬乐曾说异性恋和同性恋最大差异就是,前者会对对方身上各处不同部位产生兴致,但对男同志来讲,唧唧才是王道,其余全是点缀。

    安掬乐命他射了两次,然后开始灌酒。

    可乐娜没一般啤酒苦,加了菜姆,更加顺口,不知不觉一打下去,待杜言陌上好厕所出来,就看到安掬乐用手指晃手铐:“坐。”

    杜言陌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已经完全放弃揣想自己接下来命运如何了。

    唯能料,今晚没把他玩死,安掬乐不会满意。

    于是他被反手铐在椅子上,足足四小时,像个处刑犯,安掬乐借他电脑去玩,不时还能听见宝石方块被消灭的声响……中间安掬乐跑来一趟,很乐的说:“我破了你电脑里的最高纪录!”

    然后给他分身舔了几口,就走了。

    就走了……

    杜言陌挺着半勃肉具,无言以对,这回听见的是SKYPE的来讯声响。

    菊花男:“闺女,跟你说件事。”

    Joke男:“?”

    菊花黑:“我打算成为流言终结者,进行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伟大实验,你纪录一下这伟大的一刻,之后也可效法~ 有听过可乐娜啤酒加菜姆的效果?”

    Joke男:“那个啊?其实还好,心理因素占居多吧,你想想看,就算前一天吃的都是玫瑰,放出来的屁也不会真有玫瑰香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安掬乐摔滑鼠骂干。“你们这对无耻夫夫的下限到底在哪里!”

    乔可南干回来。“唯独不想被你这样说!”

    “哼!”安掬乐悻悻,关了SKYPE,亏他还以为身边没人试过,兴致冲冲,没料到闺女已经……呜呜呜,他这做娘的,岂止输掉十条街啊!

    虽说已知结果,多少有点儿意兴阑珊,不过人生嘛,自己玩过才算。安掬乐走至厨房,倒了杯水喝了口,继而走到某人面前,弯身微笑:“借用了你的电脑,不介意吧?”

    杜言陌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能介意吗?毋宁说眼下情况,他压根儿自顾不暇。

    安掬乐:“渴不渴,要不要喝水?”

    杜言陌摇头,喝了太多酒,此刻脑子晕眩,反应迟钝。在被灌酒之前。  -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安居乐业第二部(带番外)最新章节/anjileyedierbu_daifanwai_/,欢迎收藏
新书推荐:乱伦之爸爸和哥哥轮番填满我的粉穴(繁体)慾望世界(高h、sm、轮奸、人兽)(繁体)【快穿】肉玩具系统(H,简体)肉太多,我不要了援交少女【简】(限)情欲濑户内海(乱伦高H,NP,清新罗曼)【快穿】高潮不断快穿之名器尤物(高H简繁)【快穿】陷入H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官网乱伦之手淫中的姐姐(繁体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