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开
关闭
当前位置:鲜网 > 高辣辣文小说 > 爸爸与十五岁女儿的乱伦最新章节

(三)

爸爸与十五岁女儿的乱伦 | 作者:卓越世界 | 更新时间:2018-09-26 11:21:54
推荐阅读:乱伦之爸爸和哥哥轮番填满我的粉穴(繁体)慾望世界(高h、sm、轮奸、人兽)(繁体)【快穿】肉玩具系统(H,简体)肉太多,我不要了援交少女【简】(限)情欲濑户内海(乱伦高H,NP,清新罗曼)【快穿】高潮不断快穿之名器尤物(高H简繁)【快穿】陷入H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官网乱伦之手淫中的姐姐(繁体)
【头部广告】    不知为什么全喜的心里紧张了起来,虽然他一直告诉自己眼前的这个女孩是他女儿,但女儿诱人的**还是让他忍不住的继续往下看,接着他看到女儿平坦的小腹下有着饱满的**,上面则长着细细的嫩毛!

    饱满的**上一条细嫩的粉红色裂逢从中剖开,使得整个屄看起来就像散发着一股处女的诱惑似的,再往下就是一双修长的美腿,更使整个她身躯看起来是那么的完美无瘕,那么的令人想一亲芳泽。【随机广告1】

    “爸!你好奇怪喔!”

    芸舒没理父亲怪异的眼神,就抬脚走进浴缸,她跨过父亲的腿后慢慢的坐下去,她将臀部坐在父亲的大腿根上,细滑的背则紧贴着父亲的胸膛。

    “喔...好舒服喔!”

    全喜不时闻到女儿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幽香,他的双手像找不到可以安放的地方似的不知往那伸,最后他不得以只好将双手放在浴缸旁。

    “爸!你后面放什么东西啊!一直顶着我!”

    听到芸舒的话后,全喜吓了一跳,他赶紧拿着毛巾盖住自己早不知在什么时候就坚硬的大**上!但还是阻止不了好奇的芸舒转身,她将手伸到盖着父亲坚硬**的毛巾下。

    “喔~”当女儿的小手握住他坚硬的大**时,全喜不住的叫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哇!什么东西?这么硬!”芸舒好奇的将毛巾给拿开,当他看到父亲坚硬粗长的**直挺挺的站立在那时,她像发现宝一样的惊呼:“哇!爸,你的下面怎么跟我长的不一样!”

    芸舒的双手一前一后的握住了父亲的巨大坚硬的**,坚硬而火热的新鲜触感令芸舒的双手忍不住好奇的一会捏、一会握的。女儿细嫩的小手握着**的快感,让全喜的**忍不住的抖动起来!他发觉自己的**就像要撑破似的涨着。

    “好硬、好粗喔!爸,你的怎么和我的不一样呢?”

    “啊...因...因为爸是...哦...是男人...哦...所以和你不一样...哦...”

    芸舒好奇的双手不停的在父亲坚硬的**捏揉着,她的手甚至在父亲的**上摸着,让全喜的**涨的更硬,甚至硬的有点发痛!

    他看着女儿,心里想着要是她不是他女儿而是他老婆多好,甚至是别的女人也好。

    “好可爱喔...好像乌龟的一样还会缩回去。”

    芸舒的手玩了一会后,发现父亲的**上的**还会缩回去,她兴奋用手握着父亲的**上下的搓揉着!

    一会后,全喜发觉自己真的忍不住了!自从老婆走后,他已经一年多没接触过女人,如今**让女儿的手这么一握早就坚硬如铁,再让女儿玩下去,恐怕会忍不住的射出来,于是他赶紧爬起来走到浴缸外!

    “好了!别玩了,出来吧,爸帮你洗澡!”

    “哦...”

    全喜在芸舒走跨出浴缸站后,就用着将莲蓬头冲洗着女儿的身体,接着他要女儿转过身去,用了些沐浴乳涂在女儿背上,他慢慢的擦洗着女儿光滑的背。

    “爸!我们好像是第一次一起洗澡喔!”

    “是啊!以前都是妈妈和你一起洗的嘛!”

    由于女儿的身高和自己有点差距,所以全喜不得不蹲了下去,他的手来到女儿的小屁股上,看着女儿娇小但结实的小屁股,全喜忍不住的用双手捏着,他慢慢的上下搓揉着。

    “爸!你在洗吗?怎么洗这么久!”

    “没、没有!”全喜心虚的说完后,双手便往女儿的腿洗下去,一会后,他洗完后,便对女儿说:“好了!转过来吧!”

    乳型好美好美,是,更漂亮的是**好小,就这么看着芸舒柔顺的把身转过来,少女幼嫩的**正好对着他,芸舒淡淡桃红色的乳晕,小巧的**尖尖翘翘的点在雪白的**上,让全喜忍不住的咽了一下口水!

    他没想到女儿发育得这么快,**长得以比一般同年龄的女孩还大一些,他伸着颤抖的手的慢慢的从女儿的脖子洗下去,慢慢的他的手来到了女儿的胸部,他轻轻的握着女儿的**时,双手马上传来了女儿**的柔软与弹性,这柔软的感觉他已差不多快遗忘了,他的双手像怕弄痛女儿似的轻握着女儿的**在上下画圆般的揉着,看着女儿的**随着他的双手而变形,他忍不住的加重了力道捏着。【随机广告3】

    突然间他的手掌发觉到女儿小小的**竟然有点变硬的感觉!

    他心里不禁想到难道才十四岁的女儿会有快感?他讶异的抬头看着女儿,他更不敢相信他所看到的,因为他看女儿的脸已不知在什么时候变绯红了,而且呼吸也慢慢的急促了起来。

    发现到这种变化后,全喜的手赶紧离开女儿的**,虽然他很想继续下去,但他深怕继续下去会出问题,会做出对不起女儿的事,接着他的手快速的经过女儿的细腰,来到达女儿平坦的小腹,看着女儿饱满的**上那条粉红色的裂缝,他的心不知为何的加速跳着,额头也不断的冒出汗来,女儿那漂亮的裂缝让他刚刚的警告消失无纵了!他无法控制的直盯着女儿的裂缝看,手也不断的在女儿光滑的小丘上徘徊。

    “爸!你热吗?怎么满头大汗的!”

    “没...没事...”

    女儿的声音让他从迷网中惊醒了过来,他的手略过女儿的**,直接洗着女儿的双腿!

    “爸!你怎么没洗这里!妈妈说好女孩这里一定要洗干净的!”

    “是...对...妈妈说的对,不过那里你自己洗!”

    “喔...”全喜站起来转身拿莲蓬头,当他转过来时,正好看见女儿蹲在下面用手轻轻的洗着自己的小蜜屄,虽然样子很不雅,但却充满了淫秽的味道!

    从上面他正好可以看到女儿蜜屄微微开启的样子,更可以清楚的看见女儿蜜屄里的**!

    娇嫩的粉红色大**让他离不开视线了,手里莲蓬头所冲来的水不断的打在女儿的身上!

    “爸!等一下啦!我还没洗好,先不要冲水啦!”

    芸舒看父亲还是不停的将水冲到她身上,于是她抬起头看着父亲,她看着楞站着的父亲,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但当她看到父亲坚硬的**时,她的玩兴又起了,她双手又握着父亲粗长的**套弄着。

    “哦...”

    全喜看着女儿柔软的手在他**上套弄着,可爱的脸庞上显着天真无邪的表情。

    浑圆有弹性的小**偶尔在空中上上下下的荡漾,幼嫩红润的蜜屄,包着鲜嫩欲滴的**,一时之间全喜迷网了,他彷佛看到他死去的美丽老婆正在蹲在下面玩弄着他的大**!他忍不住的闭上双眼享受着这美丽的快感!

    “啊...好啊...哦...”

    接着芸舒灵光一现,她将头伸到父亲的**前,她用嘴吻着父亲那巨大的**,然后像舔冰棒似的舔着父亲巨大的**。

    “啊...晓...芸舒你**什么,不要!快停下来!”

    温热舌头舔着**的激烈的快感让全喜吓了一跳,当他睁开双眼发现蹲在下面的女儿竟然用舌头舔着他坚硬的**时,他吓了一跳,强烈的道德感让他不得不阻止女儿!

    “爸,为什么?我看过妈妈也对你这样做过啊!而且你还叫妈妈用力呢?”

    说完后芸舒没理父亲,就张开她的樱桃小嘴,将父亲涨的巨大的**塞入口中,但尤于芸舒的嘴小只能勉强塞进父亲巨大的**和一小截**。

    “哦...嗯...啊...”

    芸舒含着父亲的**后,似懂非懂的用上下含着父亲的**,嘴里的小舌头也不时的绕着父亲巨大**舔着,被湿热的肉壁包着**的快感让全喜忍不住的呻吟着,女儿偶尔不小心碰到**的牙齿,反而更加深他的快感,他感觉到自己的**正激烈的跳动着!他忍不住的跌坐在地上!

    “爸!我和妈妈做的是不是一样?”

    看着女儿俏皮的模样他再也忍不住了!他抱起女儿,让女儿的双腿跨过自己的脚后,然后让女儿坐在自己的大腿上。【随机广告1】

    “芸舒!爸忍不住了!爸爸好难受,让爸爱你一次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爸!你干嘛?”

    全喜曲张着脚让女儿的身体往后倾躺在他的双腿上后,他伸出他颤抖的双手从女儿**下面将芸舒整个**撑起来,他感觉到女儿的**虽然小但却充满了柔软度和弹性,他忍不住的握着女儿的**用力搓揉着,手指也捏着女儿小巧的粉红色**搓动着!

    “啊!爸,你干什么?好痛喔!”

    全喜双手握住女儿的**不停的搓揉捏着,看着女儿两颗粉红色樱桃般诱人的**忽隐忽现的像是呼唤他似的,他忍不住的低下头含住其中一个**,用舌尖轻轻的舔着。

    “啊...爸...不要啦...好奇怪喔...”

    看到父亲含着自己**的芸舒,害怕的推着父亲的头,但这样却让全喜更觉得有意思,接着他用牙齿轻轻咬住女儿的的**,舌尖则绕着女儿的**不停的画圈舔着,他的手也滑入女儿的双腿之间后,手指就停在女儿的裂缝的上端,当他的指尖接触到女儿小小的阴蒂时,芸舒像触电般的震了一下!

    “啊...爸...嗯...你弄到芸舒那里了...喔...”

    全喜用食指按着女儿的阴蒂,不断的上下搓弄着,中指也不停的摩擦着女儿的嫩屄裂缝,让从末有过这种经验的芸舒不知如何是好,她不停的扭着身体,躲开父亲嘴和手!

    “爸...不要弄了...啊...我感觉....好奇怪喔...”

    奇妙的感觉冲击着芸舒,她忍不住用力推开父亲的头娇喘着。

    看着女儿绯红的脸娇喘可爱模样的全喜,忍不住的扶着女儿的下巴往女儿的唇上轻轻的吻着,当他们父女的四片唇在刹那间合拢时,芸舒身体僵硬的眼睛睁得大大的,她从来也未尝过这种滋味,惊慌中她感觉到父亲的舌头钻进了她的嘴里,正不停的搅和着她的舌头,突然之间,一种奇妙的甜蜜感觉涌上芸舒的心头,让她闭上了眼,忘了父亲的双手还在她的**和腿间的蜜屄揉搓着。

    “唔...嗯...嗯...”

    父亲的狂吻,让芸舒渐渐的感到全身无力,她的舌头随着父亲的舌头而翻动着,甚至被父亲吸进嘴里吸吮着,早熟的她当然知道父亲在干吗?一想到父亲正热吻着她,而且这是自己的初吻,她的心里不禁起了一阵荡漾。

    “嗯...啧...啧...嗯...”

    全喜疯狂的吻着女儿的嘴唇,拚命的吸吮着女儿的口水,舌头则伸入女儿的嘴里打着转着、搜索着、翻搅着女儿的舌头,甚至将女儿的舌头吸进自己的嘴里吸吮着,手则不断的在女儿的**上捏着、蜜屄上揉着。

    “爸...我...我的感觉那里...好奇怪喔...”

    “芸舒!爸爸弄得你舒服吗?”

    全喜的手指还是捻着女儿的**,手掌则揉压着女儿的小小的**。

    “舒服是舒服!可是也觉的好难受。”

    “爸让你更舒服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怎么弄?”

    全喜指着浴缸的边沿上说:“来!你先坐在这把双脚打开!”

    芸舒听话的从父亲的身上站了起来,她天真坐在浴缸上,把腿张得开开,看着正望着她蜜屄的父亲。

    全喜看着女儿双脚打开的坐在他面前,原本闭合的粉红蜜屄也微微的张开,粉红色的大**和小**像等不及似的露出在他眼前,小小的阴蒂略微的突出在蜜屄的裂缝上,全喜真的忍不住了,他跪在女儿的面前,深深的吸了口气后,把头埋入女儿的隐处,慢慢把脸贴向眼前那迷人的蜜屄,他用力的嗅着女儿蜜屄里所散发出来的那股处女香味。

    “爸!你干什么,怎么把头伸到那里?”

    看着女儿粉红色有点湿润的蜜屄裂缝,全喜忍不住的伸出舌头,他用舌尖快速的由下往上的在女儿的裂缝舔了一下,让坐在缸边的芸舒也跟着颤一下!

    “啊...爸...嗯...你怎么舔那里...啊...不要...那里好脏...”

    一感觉到父亲正用舌头舔着自己的蜜屄,芸舒心中乱了,她害怕用手推着父亲的头,想把父亲的头推开,但父亲不但没有离开,反而用手抱着她的腰,将她推向自己。

    “爸...不要啦...喔...好奇怪的感觉..喔...”

    全喜舔了一下女儿的蜜屄后,发觉到女儿处女的骚味在他嘴里慢慢的散开,不知为什么他觉得女儿的味道真是美极了!

    他又将舌头伸向女儿的蜜屄,在女儿的大**上慢慢的舔着。

    “啊...爸...不要弄了...嗯...好痒喔...”

    从没经历过这种事的芸舒,根本不知道父亲在做什么,但蜜屄让父亲这么一舔,让她感觉自己的蜜屄里像有什么东西在爬似的痒了起来!她很想推开父亲,但又不想让父亲离开。

    “嗯...爸...嗯...不要...”

    全喜用心的舔着女儿柔软的**让,甚至连**上的细小邹褶他都仔细的舔着,接着他用舌尖轻轻的推开了女儿那洁白光滑的小**后,舌尖继续的舔着女儿的的小**。

    “啊...不要...爸...嗯...我...我...好难过喔...嗯...好像要尿尿了...”

    第一次,芸舒的蜜屄里流出了黏稠的处女蜜汁,她忍不住地用双腿将父亲的头夹紧了!

    但还是阻止不了黏糊糊的**从她蜜屄深处里的涌出,使得芸舒的蜜屄开始湿濡起来。

    蜜汁散发的那股骚味让全喜激动不已,他把头埋入女儿的双腿间,舌头贪婪的吮吸着亲生女儿的**。

    “啊...爸爸...不要啦...啊...好痒...不要舔了啦...芸舒要尿尿了...嗯...”

    强烈的快感让芸舒忍不住的弓起了身子,蜜屄也不自觉的挺向父亲的脸,让全喜更恣意的舔着,他品尝着女儿的蜜屄第一次所流出来的蜜汁,他的心亢奋得不能再亢奋了,胯下的**涨的不能再涨,连**也涨的发痛,于是他抱着女儿曲膝坐在地上,他将女儿的双腿开架在自己的大腿上,让女儿靠在自己的双腿坐着后,他将**前端的**抵在女儿娇嫩的小屄口。

    “爸!你弄得我好难过...喔。”

    “芸舒!来爸让你舒服!”

    全喜一手手指分开女儿粉嫩蜜屄上的**,让女儿的**慢慢的涓涓而出,另一手握着自己的**用**抵住女儿的蜜屄口。

    他用着**上下的摩擦着女儿的**。看着父亲握着自己粗壮的那根东西不停的磨着的芸舒,虽然她不知父亲在做什么,但她的**早已湿润了,阻止不了的**不断的从她蜜屄里流出来,沾湿了父亲的**,彷佛在迎接父亲似的。

    “爸...不要....弄了...嗯...芸舒...心里好奇怪喔...”

    父亲的**不停的摩擦着**,让芸舒觉得蜜屄不断传来刺激性的麻痒,不由得让她扭起腰来,仅管她不知道怎么办,但早熟的女性本能却让她的蜜屄里涌出大量的蜜汁,**上窜起的强烈电流更让她不自主的将头往后仰,同时她的心里不断的想着怎么辨?

    “喔...爸...我好痒...啊...不要弄了...”

    全喜看女儿的蜜屄里的**越来越多,就连他的**都沾满了女儿那湿答答的**后,他想应该可以了吧!

    接着他将**顶着女儿的小屄口,然后挺起**微微向女儿的蜜屄里挺进,当他的****进女儿狭小紧凑的蜜屄时。

    他可以感受到**被女儿的**紧紧包着的感觉,那像海绵般柔软的**包着的快感阵阵的传到全喜的大脑,让他兴奋的忘了女儿才只有十四岁,不但是个处女,蜜屄更末成熟到可以容纳他那又粗又长的**,他兴奋的挺腰,让**继续**入女儿的蜜屄。

    “啊...”芸舒的喉咙里发出了凄惨的叫声,她感觉到自己的蜜屄正被某样巨大的东西侵入,使的她狭小的蜜屄有如同被撕裂般的剧痛瞬间扩张开来,她用手推着父亲的胸膛,想阻止父亲的后续动作。

    “不要...好痛...啊...”

    全喜慢慢的将****入女儿的蜜屄,直到**顶在一层薄膜,他的直觉告诉他这是女儿的处女膜,他没想到女儿的第一次会是给了他这个做父亲的,但随即想到身为父亲的他可以得到女儿的第一次,他就兴奋的使劲挺腰一送,将他粗大的**顶开女儿狭窄的肉缝,直朝女儿的蜜屄**入!

    “啊...痛死我了...爸...快抽出去...”

    嫩屄撕裂般的疼痛让芸舒忍不住的用双手捶打着父亲的胸膛,痛入心痱的感觉更让她流下眼泪,她感觉到自己的蜜屄像被烧烫的铁棒给**入似的涨开,她想将它挤出去但没辨法,粗壮的东西就是不肯出去,让她没得选择,只能将它这样的夹着!

    “芸舒!对不起!爸太用力了,是爸不好,爸爸不动了,忍一会就好了!”

    因疼痛而面部肌肉扭曲的芸舒,让全喜心疼不已,他将女儿抱在怀里,手不停的拍着她的被背安抚着女儿!同时也感受着女儿蜜屄里皱褶的嫩肉不知是因为排斥**的**入而还是欢迎**的到来而蠕动夹着**的美妙滋味。

    “啊...好痛喔...爸拿出来...我不弄了...”

    仅管父亲不停的安慰,芸舒还是只觉自己的蜜屄像快被撑裂似的疼痛,她轻轻的哭泣着,同时感觉自己蜜屄里多了根粗壮的东西,而那根粗壮的东西就将她整个狭小的蜜屄塞的满满的...涨涨的..

    “啍、啍...”

    全喜抱着女儿不停的在女儿的耳边安慰着,等到芸舒的哭声小点时,他才让女儿离开他的怀抱。

    他将芸舒盖在她脸上的秀发往后拨,看着女儿流泪的样子,全喜忍不住的吻着女儿的所流下的泪水,他不断亲吻着芸舒的脸,偶尔吻着女儿的唇,跟着猛然的含住女儿的左耳,轻柔的咬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还痛吗?”

    “一点点..!”芸舒委曲的说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!都怪爸爸!”

    “爸!我们这是不是**啊?”

    “嗯...”

    全喜没想到女儿已经了解男女之间的事了!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女儿,一想到他夺走了女儿宝贵的第一次,真觉得对不起女儿!一时之间,他有点后悔了,甚至恨自己为何会如此的冲动!

    “爸...!”

    “嗯!芸舒!我们是在**,爸对不起你!爸不应该和你**的!但爸爸太爱你了!所以忍不住的想和你**!你原谅爸爸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我不怪爸爸!我也知道!我和爸爸不能**的,以前我有问过妈妈,妈妈跟我讲了很多!”

    “芸舒!你真的不怪爸爸?”

    一听到芸舒这样说,不知为什么全喜觉得安心不少!

    “嗯!而且我也爱爸爸,我想做爸爸的太太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虽然全喜知道每个小女孩总会天真的说长大后要做父亲的老婆,但他还是很好奇女儿的真正含意!

    “因为妈妈说过,男人都会想**,所以我做爸爸的太太后,就可以和爸爸**了!爸也不用忍的那么辛苦了!”

    芸舒体贴的话,让全喜想当的感动!

    但一想到父女**是不容于社会的,而且让人知道了,不但害了女儿,就连自己也惨了!

    他忍不住的抱住女儿娇小的身体,在她耳边说:“可是?我是你的爸爸,要是让别人知道,是会害了你,而且也...”

    “爸....只要我们不说就没人知道了!”

    是啊!不说就没人知道了!但他怎么对的起自己的良心呢?全喜忍不住的这样想.....【尾部广告】
爸爸与十五岁女儿的乱伦最新章节/babayushiwusuinverdeluanlun/,欢迎收藏
新书推荐:乱伦之爸爸和哥哥轮番填满我的粉穴(繁体)慾望世界(高h、sm、轮奸、人兽)(繁体)【快穿】肉玩具系统(H,简体)肉太多,我不要了援交少女【简】(限)情欲濑户内海(乱伦高H,NP,清新罗曼)【快穿】高潮不断快穿之名器尤物(高H简繁)【快穿】陷入H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官网乱伦之手淫中的姐姐(繁体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