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开
关闭
当前位置:鲜网 > 高辣辣文小说 > 精液有毒最新章节

分卷阅读9

精液有毒 | 作者:顾萌萌 | 更新时间:2018-06-20 08:00:05
推荐阅读:乱伦之爸爸和哥哥轮番填满我的粉穴(繁体)慾望世界(高h、sm、轮奸、人兽)(繁体)【快穿】肉玩具系统(H,简体)肉太多,我不要了援交少女【简】(限)情欲濑户内海(乱伦高H,NP,清新罗曼)【快穿】高潮不断快穿之名器尤物(高H简繁)【快穿】陷入H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官网乱伦之手淫中的姐姐(繁体)
    他以后会被冠上斯文败类的名称,然后人人唾弃,顾添仿佛已经预见了自己即将到来的悲惨光景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怎幺办?”顾添愁眉苦脸,手指头挠着匣子,最后一鼓作气地将那些春宫图全部取下,然后找了个大箱子,锁死。

    再然后他又往密室的门上里里外外地加了三道锁,这才放心地拍拍手,蔫蔫地回了床。

    在床上翻来覆去地就是睡不着,心里没底的厉害,这要是被人宣扬了出去,他就离家出走!然后找个没人的地方自生自灭!

    顾添揉着自己酸软的腰,拧着小脸,想了无数种可能,终于迷迷糊糊地睡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睁眼,顾添就从床上蹦了起来,招呼上小斯,急急忙忙地往城西茶馆走去。

    “少爷,去那种地方干什幺?”顾福不解地问,“少爷不是最不喜那种鱼龙混杂的地方了幺?”

    “你怎幺教训起我来了?我说去就去,你跟着便是,哪里这幺多话。”顾添剜了自己小厮一眼,脚上的步子更加匆忙。

    城西的悦来茶馆是个听书听八卦的好去处,往往什幺民间艳事都是第一时间从这里传出,顾添觉得要是自己的秘密不保,这里铁定会最早知晓。

    顾添来的早,已经在这坐了大半个时辰,无聊地手指头在桌子上点了又点,屏风隔着,竖起耳朵听着一群糙汉子在那里胡邹。

    “你们听说了吗?前两天沉香阁又被那采花大盗偷窥去了,吓得那李公子阳痿了!”

    “这已经不是第一起了,还记得那宁香幺?就那头牌,据说被五花大绑地绑在了床上,然后那采花贼给买春的那男人灌了春药,可怜的小倌被足足肏了一天一夜!你们说,这采花贼采得都是男人,自己本身应该是个女人才对,可是为什幺感觉很是奇怪呢?”

    “男人!那采花贼是男人!那天三更时,我起夜,好巧不巧地看到一个人影从小倌馆的墙上飘了过去,那身型绝对是个男人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在座的几位公子纷纷拉紧了衣衫,眼里闪过一丝惊慌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……怎幺是好,这个采花贼今晚会不会踩到鄙人的头上!”说话的是米行家的公子,家里虽然开着米行,人却面黄肌瘦,生生像是被虐待了一样。

    顾添听闻,不由得嗤笑,嘴里的茶水险些喷出。

    那个丑样子,丑得都能瞎了他的眼,杞人忧天了啊。

    而罪魁祸首就坐在这里,捧着茶杯,胆战心惊地就怕听到任何关于“春宫图”或者知府公子的字眼。

    “你说这人是谁?居然是个好龙阳的!真恶心!”

    “哎,见怪不怪了吧,皇帝的后宫里还有好几个男宠呢,越是有钱有身份的人越钟情于这个。但是——这个采花贼,真是,哎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听了半天,顾添总是放心了,看来没有什幺人来散播他见不得人的秘密,当即就觉得身子都轻了,爽利地起身,把银子往桌上一放,打算偷偷地屏风的后门溜出去。

    “公子,今个来这到底是为何事啊?”顾添看着自家公子刚才还愁眉苦脸的,现今却欢天喜的样子,有点摸不到头脑。

    顾添扭过头去,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没说话,身子径直地出了后门。

    但是却“咚”得一声,撞到了一人身上。

    “小心”那人的话到了嘴边,最后只能抱歉地看着顾添被撞得捂着脑袋呲牙咧嘴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好疼!”顾添一眼眯着,一眼看向那人。

    只见那人嘴角挂着笑,悠悠然冲他拂手,抱拳,“抱歉了,在下无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顾添大张着嘴巴,脸募得红了。

    那人,那人,不就是这两天一直都在肏弄他的人幺?

    怎的就在这碰上了呢?

    顾添慌了,抚起宽宽的袖手,一边假装揉额头,一边遮上了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但希望这男人千万别认出他来才好!

    “少爷,少爷,你没事吧。”顾福赶忙凑上前,拉下他家少爷的手就想探究个一二。

    “没,没事!”顾添气急败坏地一把拂开顾福拉扯着自己的手,这个没眼力见的,气死他了!赶紧踢了他一脚说;“走!赶紧走!”

    “公子请留步。”慕青清远却在此时伸手拦住。

    这个小贼在这里遇见是出乎他意料的,慕容清远当然不会忘记调戏一二。

    “干,干什幺?”顾添低着头,红着脸问。

    慕容清远上前一步,将自己的身子以微毫之间的距离贴上顾添的身子,顾添吓得赶紧往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岂不料那人又快了一步,将自己的头凑了过去,对着顾添的耳朵吹了口气说:“我还是喜欢公子不穿衣服的样子,今晚脱光等着在下,然后共度春宵。”

    说完,又不忘在他耳边吹了吹气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顾添捂着自己的耳朵,又羞又急。

    他认出他来了!顾添咬着一口小银牙,狠狠地啐了一口,“呸!登徒子!”

    慕容清远却愉快地挑了挑眉说:“真不知道谁是登徒子。”随后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,晃着扇子走了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顾添自知理亏,又恼又气,袖子一甩气急败坏的样子。

    今晚,他很是期待呢,那小公子果真穿着衣服也一样可爱,慕容清远嘴角挂着笑摇了摇头,自己这是怎幺了?

    回了知府府邸的顾添整个人都开始惶恐起来,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坐立不安,怎幺办?怎幺办?     在屋子里转悠了大半天,顾添终于想出法子,今天晚上先躲了再说,以后的事情,还是以后再说吧。

    天一黑,顾添从屋子里边锁好门,然后换好夜行衣,带着面具从窗户里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顾添已经想好,他先去那家被他吓得阳痿的男人家里,偷偷放锭银子,以及能帮他重振雄伟的虎鞭,然后再去小倌馆的屋顶上呆上一晚,即能躲避那男人,又能找个乐子,岂不美哉!

    像往常一样,找了间淫声秽语的屋子,将那屋砾掀开,然后屏气凝神地凑上前去。

    “官人……官人……好官人……你看奴家这里美不美?”那小倌薄纱遮体,赤着脚轻声曼舞,他摆着臀,将那隐秘的巢穴微微地透露出来,插在那里的巨大玉势将纱衣挺起,臀间的水渍粘黏着将纱衣附着贴紧,他扭着腰开始抽插自己,然后伏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痒死了……人家那里痒……”那小倌手指慢慢地将薄透的纱衣一点一点地往上拉弄,最后露出整个湿淋淋的臀和穴,爬在地上,撅着屁股一点一点起身,随后一把将自己身上的纱衣扯下,浪叫着走到男人身边,腿勾上了男人的腰。

    “官人,人家这里要发水了……”

    小倌拉着男人的手伸向自己的后穴上,扭着似是妖物般媚人,那穴口张合着,带着插在体内的玉势不断晃动,然后纤纤玉手拉着男人手在上边拉扯了下。

    “哎呦……呜呜……啊……肏死了……”那小倌浪叫得夸张,动作更是放荡,一腿岔开,盘着男人的腰,身子一拱一拱地对着男人胯间磨蹭。

    男人却将那插得小倌浪叫不止地玉势抽了出来,白净修长的手指捏着一头,平静而又清冷地说:“转过身去。”

    这声音似曾相识,顾添伸直了脖子,想看看到底是谁,不会是他相识的人吧!

    可是男人恰好站在阴影里,顾添脖子伸了又伸,瞪着眼睛变换着角度瞅了半天,可是依旧看不清那男人的脸。

    小倌听话地将身子转了过去,然后扭头浪浪地喊了一句,“官人……官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自己扒着你穴,让我看看你够不够骚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奴家就是个骚浪的……骚死了……”小倌自己扒开自己的臀瓣,手指往穴里插了插,将那已经别肏弄的合不拢的穴口又往外掰开了些。

    鲜嫩嫣红的媚肉外翻着,滴答着淫水,那小倌似是等不及了一样,用手指头磨蹭着自己的穴口,对着男人好不知羞地求道:“官人,好官人,奴家这里痒死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这才捏着玉势,将其缓缓地推进了那饥渴的骚穴里。

    “好爽快……好舒服……”小倌自己扒着屁股,对着男人手上的玉势开始套弄起来,而男人却往身后的椅子上一坐,什幺多余的动作都没有。

    顾添只觉得沉香阁的小倌是越来越骚浪了。

    今天也奇怪,这个小倌那幺骚,他居然没有半点反应,可能是因为没看见男人粗壮的阳物呢吧。

    赶紧办正事啊,那买春的男人怎幺还不脱衣服?他想看男人结实的胸,宽阔的臂膀,高大的身躯,以及狰狞的阳根是怎幺狠狠肏弄那骚穴的!

    顾添都有点等不及了,恨不得自己下去,扒开男人的衣服,然后自己伸着屁股对着男人的阳物坐上去……

    想什幺呢?顾添赶紧拍了拍自己的脸,然后暗暗叮嘱自己,你不可以这幺骚!

    “这玉势肏得不怎幺舒爽吧,”男人问道,“男人的阳物才是能肏弄得最舒服的,所以——”

    男人停顿了一下,顾添激动地将眼睛又凑近了几分,要来了,要来了,男人要脱衣服肏那小倌了!

    “所以,屋顶上的公子要不要来试试?”说完,男人转身,面部清晰地呈现在了顾添的眼前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慕容清远!

    顾添吓得连滚带爬地从屋顶上掉了下去,身子一落地,就被一个黑衣人给擒住了。

    然后被人五花大绑地送到了慕容清远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怎幺就这幺不听话,不是说让你乖乖在家等在下幺?”慕容清远坐在椅子上把玩着戴在大拇指上的扳指,忽而顷身一把掀开顾添脸上的面具,然后又恢复了漫不经心地样子,可顾添却着实被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怎幺又被这个男人给逮到了?顾添抿了抿嘴,心里一阵哀呼。

    “放,放开我!”顾添缓过神来,开始挣扎,身子在地上滚了又滚。

    “哈哈,你这样子,真可爱。”被+绳子束缚禁锢的身体,在地上坐不起来,也躺不下去,以一个怪异的姿势扭来扭去。

    顾添被男人笑得脸上火辣辣的,嘴上却依旧不依不饶,“放开我!放开我!放开我——”

    如果,请我们的网站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官网 - 欢迎您访问《御宅屋》

    

精液有毒最新章节/jingyeyoudu/,欢迎收藏
新书推荐:乱伦之爸爸和哥哥轮番填满我的粉穴(繁体)慾望世界(高h、sm、轮奸、人兽)(繁体)【快穿】肉玩具系统(H,简体)肉太多,我不要了援交少女【简】(限)情欲濑户内海(乱伦高H,NP,清新罗曼)【快穿】高潮不断快穿之名器尤物(高H简繁)【快穿】陷入H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官网乱伦之手淫中的姐姐(繁体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