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开
关闭
当前位置:鲜网 > 高辣辣文小说 > 玩家(H)最新章节

分卷阅读9

玩家(H) | 作者:池袋最强 | 更新时间:2018-01-11 14:43:12
推荐阅读:快穿之名器尤物(高H简繁)【快穿】高潮不断清纯班长的“日”常生活【纯肉,NP】乱伦群交事故现场(纯肉 NP 日更)千娇百媚(艳情故事合集)【快穿】肉玩具系统(H,简体)淫欲转学生快穿之我是女主角(NP,高H)繁体啊!禽兽导师,别这样!共夫(总攻NP)-v文
    压在这男人的手指下。顺着血管的方向,有些湿润的指腹在上面流连出一串看不见的湿意,像是沾染着主人的气味,钻进他毛孔里,最终,热度停在他微薄耳垂上。

    他听见闻延再一次说:“打个耳洞吧,我为你挑好了耳钉。”

    第9章

    宴禹沉默不过三秒,就抬手隔开闻延掌控欲十足的右手。他望向前方开始走动的车流,打破暧昧气氛地开了口:“该走了。”

    闻延依言挂档前行,车子缓慢驶向前方,这时候宴禹问道:“你三番两次让我打耳洞,是什么恶趣味,我不玩bdsm。”

    他侧眼看闻延的脸,看他鼻梁挺直,唇角微勾,只一副轻松模样。他有心追究一个答案,是bdsm圈的玩法,还是他打了耳洞后像什么人,又或者有更深原因?浮想翩翩,心思复杂,一切却截然而止,只因闻延的回答,他说:“觉得会好看。”

    哈?许是他过于诧异的声音闹了笑话,闻延似笑非笑斜来一言,意味深长道:“不然你以为?我是觉得,你耳垂生得好看,这和我觉得人手指好看,适合戴戒指一个道理。”

    这答案与其说敷衍,更像无厘头,还显得想上许多的他自作多情。他好笑地后仰身体,放松地任由自己陷入座椅上:“看来你的耳钉一定物有所值。”

    闻延专心看着前方:“你会喜欢。”

    这么笃定?带着几分好奇,他确实考虑了去打个耳洞。但这想法只是淡淡掠过,毕竟对闻延的感觉还没到能为他在身上留个独属于这个人痕迹。虽然耳洞并不属于非常明显的痕迹,但足够以后摸到这个耳洞,都能想起这个人,和纹身一样。所以宴禹特别奇怪那种,谈恋爱时会把对象名字纹在自己身上的人。

    也许他们冲动的时候,是真的想过一辈子。只是架不住这走上一辈子的路种种波折,最终只能亲手洗去这曾经爱意的证明,徒留一道丑陋碍眼的疤口,如同那份结束后,恨不得这辈子都不愿记起的爱情。看上一眼,都徒留后悔厌恶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,闻延为了宣哲又留下了什么,在身上携带一辈子,还能让闻延在分手后急不可待自暴自弃,找人约炮。宴禹不认为这是因为闻延憋久了,或是管不住下半身。与其说是放浪不羁,更不如说是一种自我折磨。一个浪子的真心,别的不说,能掏出来,也是带着满是血的真心。

    认真这个玩意最不能碰,浪子的认真,甭管期限,爱上的时候,陷得比谁都深。

    他听说,是宣哲甩得闻延。这让他更笃定,怕是闻延打碎了牙往嘴里咽,面上风光,心里究竟如何,怕是只有他自己知道。宴禹再细思和闻延相处下来的一些细节,越想越觉得自己猜的十之八九,不由为闻延点了根蜡。车子行驶了半个小时,终于到他家楼底。

    闻延跟着他下车,将钥匙抛给宴禹,抬眼打量这栋楼,表情有些怪,他问宴禹:“你在这住?”

    宴禹接过钥匙,随手放进兜里:“怎么?你有认识的人住这?”

    闻延点点头,没有多说,只说先走。宴禹立刻将人拦住,发出邀请:“可别,这样走了那我可真欠你个人情了。”

    闻延反手抓住他手腕:“我下次再来,今天累。”

    宴禹好笑道:“你以为我想让你上去干什么,我让你换衣服,穿浴袍还能穿上瘾?”

    闻延唔了声,像是有些失望抹过下唇:“我还真以为你让我上去,干些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干字抑扬顿挫,深意十足。

    宴禹没搭理这嘴上便宜,他带着闻延上楼,在电梯里靠着冰凉的铁壁,昏昏欲睡。直到叮咚一声,都没把他从恍惚中惊醒过来,还是闻延拽他一把,半扶半抱,低淳嗓音在迈出电梯时,掠过耳际,闻延问他,需不需要抱他回去。

    他醒了一醒,推了推闻延,示意自己还成。家门是密码锁,简单四个数字,1847,也没避开闻延就输了进去,音乐响起,他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一条到人小腿高的黄狗扑了过来,宴禹把狗接住,满面笑容地亲了狗狗好几口。倒满狗粮,再开了个罐头,他回到客厅,招待被他冷落的客人。他家不算整洁,虽然每个星期都有请人上门打扫,但因为平日里过于随性,进门就是款式不同鞋子凌乱摆放,鞋柜上还置着好几把新伞。

    茶几上铺满杂志,宴禹抱着那堆书往底下塞,还掉了几本,他懒得捡,让闻延坐。结果闻延刚刚坐下,就坐扁了一个盒子。从底下抽出来,是盒避孕套,还未拆封。宴禹坦然地指点闻延把这盒东西放进茶几下的柜子,反正他们彼此都是明白人,就算翻出这些东西,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。

    他进厨房给闻延弄了杯蜂蜜柚子茶,颇为养生。等端出来后,闻延看着那黄橙橙飘着甜味的东西,接过来先是嗅了嗅。宴禹看他这番动作,自己端了杯就地坐在茶几边的灰色毛毯上:“喝吧,解酒。”

    闻延仰首灌了了大半,虽喝的急但还是被酸到了,他眉头微拢道:“有点酸。”

    宴禹含着杯壁有些惊讶,闻延比他想象中还要嗜甜。他问要不要再加点蜂蜜,可闻延那杯已经见底了。见喝完了东西,宴禹将手里剩了大半的杯子放下,带闻延去了浴室,让人洗个澡。他去房间给闻延找衣服。

    想到之前闻延嫌裤子小,他特意找了运动裤给闻延,再寻了一件宽松白T恤,拆了条新短裤。拿着衣服,他去敲浴室门,里头水声响亮,不一会门就开了一条缝,闻延探出右手。

    宴禹在那沾着水珠隆起的腕骨处停了一会,就将手里的衣服塞给了对方。衣服有点多,差点还掉下一件,宴禹下意识弯腰接住。忽然面前一阵热意扑来,闻延竟直接拉开了门,赤着身子,将那几件衣服双手接过。

    等门关上,宴禹觉得有些头晕,大概是被那热气熏的。他想了想,抬高声音问里面:“你要不要在我家睡一会。”

    说实话,他家从来不带炮友回来,可毕竟算欠了人情,虽然有些犹豫,但借半张床睡一会,倒也没什么。闻延也是个心大的,在里头朦朦胧胧回道:“你家还有床?”

    虽然他家两层格局,但楼上客房堆得都是杂物。想当然是没有,宴禹道:“你怕和我睡一张?”

    里面没了声,宴禹也不勉强,觉得确实没多熟,闻延不愿意也正常。他实在困,可里面人没出来,倒也不能先去睡,只能换了身舒适衣服,去阳台上吹风抽烟。

    两支烟的功夫后,身后的玻璃门被人推开了。闻延湿着头发看他:“房间在哪?”

    第10章

    一切是那么顺其自然,他和闻延在五分钟后一起躺在了他的床上,那感觉很妙,因为闻延身上有他常用的沐浴露香味。身旁有另外一个人的体温,和

    https://.

    

    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玩家(H)最新章节/wanjia_H_/,欢迎收藏
新书推荐:快穿之名器尤物(高H简繁)【快穿】高潮不断清纯班长的“日”常生活【纯肉,NP】乱伦群交事故现场(纯肉 NP 日更)千娇百媚(艳情故事合集)【快穿】肉玩具系统(H,简体)淫欲转学生快穿之我是女主角(NP,高H)繁体啊!禽兽导师,别这样!共夫(总攻NP)-v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