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开
关闭
当前位置:鲜网 > 高辣辣文小说 > 为攻(H)最新章节

分卷阅读9

为攻(H) | 作者:懒鬼大人 | 更新时间:2018-01-11 14:40:37
推荐阅读:快穿之名器尤物(高H简繁)【快穿】高潮不断清纯班长的“日”常生活【纯肉,NP】千娇百媚(艳情故事合集)乱伦群交事故现场(纯肉 NP 日更)【快穿】肉玩具系统(H,简体)淫欲转学生快穿之我是女主角(NP,高H)繁体啊!禽兽导师,别这样!共夫(总攻NP)-v文
    点就起了反应。

    不过滨河那混玩意儿的话还是可以参考一下的。

    7

    两天后,郁清估计着就在这两天了,向上面请了一星期的假。

    晚上下了班,范正闲拐了一趟药店,赶到郁清住处,敲了半天的门没有人应,不由紧张了起来。

    待又过了一分多钟门终于被打开,露出后面脸色通红的人。

    “抱歉,下午出去买了点东西,回来困得不行躺沙发上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范正闲伸手摸了摸他额头:“你在发低烧,还出门买东西!有什么就不能给我打个电话我帮你买?!”

    郁清心道那自然是有些不能让你知道的东西,嘴上却说:“对不起,下次不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下次”一词妥妥地安慰了范正闲,自觉地关门进屋,在房间里转了一圈,皱了皱眉:“你去我那里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那暖气——”

    “不用,这里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接二边三地被打断拒绝,范正闲意识到不大对劲,看了看他神色:脸因为低烧红红的,没什么精神的样子。他低头道:“好,这里也行。”

    两人吃完晚饭,坐在郁清那张一米五宽的单人床上。

    范正闲把自己挪到挨着郁清的地方,轻轻拿走因被人无章法划动而胡乱闪烁的手机,握住他的手:“阿清……”

    郁清借那双手镇定了些许,定定地看了范正闲许久,吐出一口气,脸上挂了轻松的笑意:“说起来,这应该是我第一次度过完整的发情期。”

    “我陪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郁清眼里盛着光看向那个眉目英朗表情温柔的人。

    两人躺到床上,虽然盖着被子,但和自己那里相比范正闲只觉得睡在了冰窖里,他转身轻声又问了问:“去我家吧?”

    郁清犹豫了一下点头说好。

    终于两人睡在了范正闲的大床上。两米多宽的床,刚好容得两人左右翻身的空间。

    郁清因体温比平时高,这个时候吃药也没有用处。睡觉前两人都直挺挺的,床上线条划界泾渭分明,夜一深入了睡,郁清就本能地缠上旁边的东西试图从中汲取一些凉意。结果自个没降成温还差点把旁边的人蹭出一身火。

    第二天醒来,两人脸都是通红通红的。

    范正闲是被一阵悉悉窣窣的似金属碰撞声和脚腕上的沉重感弄醒的。

    当他睁开眼,看见郁清蹲在他脚边,手里拿着根长长的链子。

    范正闲动了下脚,那链子顿时发出清脆的哗啦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郁清收好手里的钥匙:“一点准备工作。”

    脚链的长度将近二十米,一头锁在暖气片上,不仅可以保证在屋子里的活动,去客厅吃饭,去卫生间都不受影响。

    但范正闲不明白郁清为什么要这么做,难道仅是为了报复自己之前迷奸了他?

    不,阿清不是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不明不白地,两人也不生尴尬的缄默中两天平静地过去了。

    这两天基本叫外卖,这天晚上,郁清一时性起自己掌厨做了几盘菜,味道竟出奇地不错。从中吃出了家的味道的范正闲忙献殷勤去洗碗,抱着一摞菜盘子被脚链绊了一下差点一起摔了。

    他静静地看了那脚链一会儿,又老老实实去洗碗。

    两人吃完饭躺回到床上。

    郁清低烧在今天早上已经退了,除此之外也没有别的什么不舒服,不禁让人怀疑这发情期是不是还没来就已经走了。

    “阿清……”范正闲喊旁边似在闭目养神的那位。

    郁清睁开眼,看见他切切地看着自己,感觉像一只可怜的乞食的小狗仔,伸手拉住他一只手,五指相扣,他忍不住笑道:“我们做吧。”

    范正闲猝不及防就被他另一只手抓住了命根子,还有什么可拒绝的呢?

    窗外是独属于冬日的寂静,屋内两人轻轻的喘气声交杂,却似乎无关情欲。

    仍是范正闲背对着跨坐在郁清身上,后面吞着一根长物,手撑他盘在前面的膝盖,以此借力缓缓起伏。

    动作慢得很,近乎无声无息。

    像冬日里森林沐浴阳光。

    偶尔传来一两声黏腻的水声。

    像雪压枝丫发出清脆的断裂声。

    两人被禁锢在这一方小小的天地中,却恍惚飘飞出尘世,空气中每一对相携的分子都可以是他们。

    郁清看见这是一个绿色的星球,陆地和海洋面积分庭抗礼,各占一半,远远看出像一块巨大的青绿相间的玉石。

    ——这和地球一点都不一样。

    郁清手放在范正闲腰上,被他啊地叫了一声扭开。

    他想起这家伙一向怕痒得很,顿时玩心大起,手在他身上跳着像一只顽皮的猫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别……”

    某项运动是完全进行不下去了,范正闲痒得不行,一屁股坐到底不动了,他深吸了一口气,伸手去捉那两只顽皮的小猫,佯装生气道:“阿清,你——”

    他顿住了,惊讶地睁大了眼,身后的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郁清哭得一点声音都没有,范正闲扭着身子和脖子无措地看着他,有点不明白怎么做着做着就哭了,难道是被我技术感动的?

    “阿清。”他又轻轻喊了声。

    郁清抬眼,看到他的一瞬间眼睛里似乎沾染了些暖意,他搂紧了范正闲腰部,使得他被迫扭过头去。

    然后凑过范正闲耳旁,几乎咬着他的耳朵轻声道:“笨蛋,你知不知道和你做爱的是一个外星人?”

    范正闲沉默了几秒,想开口说些什么,但郁清没有给他机会,扶着他的腰抽插起来。

    至此,房间里的空气才热了起来。

    两人默契无间,享受着从平和到激烈的转变,然后一同射了出来。

    范正闲脱力地把大半个身子的重量都放在郁清身上,背部紧贴着他前胸,细腻的肌肤能感受到那胸前那两颗因兴奋而硬起的小豆,禁不住拿背去蹭了蹭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郁清哼了一声,范正闲听出其中的愉悦更加卖力去蹭,不想被他摁住肩膀。

    “哈……别动……”鼻端呼出的气息喷在范正闲后颈,是不同以往的灼热。

    同时,信息素的变化也被Alpha敏感地捕捉到了。

    他还坐在郁清的那根器物上面,之前射精后疲软的性器几乎在瞬间完成了转变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范正闲抬腰让性器滑出来一部分,不会死死地卡着没一点空隙,然后就着这姿势转过身。

    郁清此时脸红得像熟透了的苹果,人也似乎被一时间冲上来的情欲激得有点神志不清。

    范正闲瞬间想到了四年前,那天郁清也是这副任君采撷的模样。

    只是那时的他像一只刺猬。

    现在,他收了一身的刺,毫无防备地躺在自己身下,后面吞着的阳具是硬的,热的,范正闲似乎借其感受到了那颗柔软跳动的心脏。

    因Omega信息素变化而变化的Alpha信息素叫嚣着快要爆炸,叫着把身下这个人完完全全地占有。

    可是,范正闲伸手抓住郁清迷糊中伸来的一只手,他  -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为攻(H)最新章节/weigong_H_/,欢迎收藏
新书推荐:快穿之名器尤物(高H简繁)【快穿】高潮不断清纯班长的“日”常生活【纯肉,NP】千娇百媚(艳情故事合集)乱伦群交事故现场(纯肉 NP 日更)【快穿】肉玩具系统(H,简体)淫欲转学生快穿之我是女主角(NP,高H)繁体啊!禽兽导师,别这样!共夫(总攻NP)-v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