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开
关闭
当前位置:鲜网 > 高辣辣文小说 > 走错路+对的人(续篇)最新章节

分卷阅读9

走错路+对的人(续篇) | 作者:大刀滟 夏滟 | 更新时间:2018-01-11 13:55:25
推荐阅读:绯色(限)【快穿】肉玩具系统(H,简体)快穿之我是女主角(NP,高H)繁体【快穿】陷入H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官网【快穿】高潮不断昭懿皇后身边的淫乱事儿(高H、1v1、日更)乱伦群交事故现场(纯肉 NP 日更)禁断之恋欲海潮生【高H/重口/慎入/】青楼骚货养成日记快穿之露骨情事
    」:宅在自己的Windows里。

    他有几个交情好的网友,真正达到知心的,倒是只有一朵菊花,还是黑的。

    这几年他都没和网友单独见过面,如今有了突破──乔可南决定和菊花黑见光死了。

    两人约在市区的咖啡店门口,他脑里大致想像过菊花黑的样子,但除了一团黑黑的菊花,实在想不出什麽来。他等了一会儿,直到有人自身後拍了拍他肩膀:「嘿,Joke,是你吧?」

    声音很清亮、很有活力,乔可南一转身,看见一样貌标致的飒爽青年朝他微笑,不禁瞪直了眼:「菊花?」

    「嘿,就是我。」菊花装可爱地眯起一眼,在太阳..穴.比了个「耶」的手势,甚至还吐了吐舌。

    乔可南:「……你和我想像中的样子不大一样。」

    菊花黑:「哦?是不是本人更加英俊神武、俊美不凡、帅得没边?」他眼睛一亮,做了个花轮拨浏海的POSE:「不要迷恋哥~」

    乔可南哭笑不得。「不,你没我想像中的猥琐。」

    菊花黑:「……」

    两人一块进了咖啡厅。

    菊花黑本名叫安掬乐。菊花:「安居乐的意思嘛!」他笑笑。「你可以叫我小菊菊,或是小花花,我都不介意……」

    乔可南:「那小黑黑行不行?」

    安掬乐:「……」早知道他不该取这网名的。

    安掬乐个.性.很直,讲话很贱,但整体来说,是个美好开朗的青年,他气质乾净,身型骨架跟苏沛差不多,五官较深,多了些灵动,确实像朵充满朝气的花,吐露著清透的芬芳。

    乔可南很庆幸当初没跟菊花要过照,他的长相外貌完全在自己好球带里,换做过往他一定会很想跟人家多认识,或许交往看看,如今……

    乔可南暗暗抚著自个儿的菊花,风中凌乱:他已经回不去了~呜呜。

    好在一想到人家菊花黑,他又释然了。(菊花:真失礼!)

    两人在咖啡店里喝了顿下午茶,逛了一天街,吃过饭去了安掬乐熟悉的GayBar玩耍。

    还是乔可南上次和陆洐之约见的那一间。

    安掬乐:「怎不进去?」

    乔可南:「没事……」他只是……屁股痛了一下下。

    安掬乐显然是熟客,两人一块坐在吧台前的小桌喝酒,不远处的舞台上,各色妖.精.伴随阵阵激烈的音乐扭腰摆臀。同志大抵天生就有很好的舞感,他们热爱各种美好事物,深知及时行乐的道理,即便明天是世界末日,也不会更改他们活跃的态度。

    安掬乐:「你跳不跳?」

    乔可南摇摇头。「我不会。」他属於那种没妖气的,直男里的同志、同志里的直男。

    不知道陆洐之算哪一种?

    说实话,他无法想像那人在这人群里,一并搔首弄姿的样子。

    不过就像他没设想过陆洐之干人模样却亲身经历了一样,生命总是会给他带来惊喜。

    因为,他真的看见了陆洐之……

    他打扮和往日大不相同,长方形黑色粗框眼镜、休閒V领T、深色窄版裤,一双咖啡色的靴,总结一个字──骚。最可恶的是那条若隐若现的事业线,昏暗的灯光在上头折射出一片教人炫目的光,诱人极了。

    男人并没加入那团疯狂的舞群,仍一派自持姿态,唯独有个人贴靠在他身上,跟随节奏扭动,或者说在……求欢。

    乔可南下巴差点掉地。太不检点了,这些人!

    安掬乐同样注意到了对方,他.淫..淫.一笑,凑近跟乔可南说:「就他啊就他啊,魔术师、百人斩!」

    乔可南:「……」他忽然很同情陆洐之被取了这种称号。

    「唉,可惜你那天没种跑了。听人家说,他可是电动马达。」

    「电动马达?」

    「嗯哼,腰力啊。」安掬乐笑得猥琐,菊花黑本质尽现。

    乔可南无言以对。「我认为他应该是……不断电马达。」

    「啥?」

    「不断电,所以不会停的。」乔可南眼神死。

    「不会停……」安掬乐明白了,抱著他哈哈大笑:「亲爱的你好死相!」

    乔可南:「……」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。

    显然「不断电马达」戳到了安掬乐的笑点,他抱肚笑了半天,忽地问道:「欸,你怎麽知道?」

    他笑得眼睛弯弯,如一弯新月,乔可南忍不住捏了捏人家的脸。

    「我猜的。」想到「马达」实际的样子,乔可南脸红了,他别过头,自顾自喝酒。

    安掬乐动静很大,又是酒吧里的熟面孔,很快就引来旁人注目,连带乔可南也受到「关切」。有个壮男凑了上来,问安掬乐:「嘿,你家的?」

    安掬乐笑了笑,在乔可南脸上「啵」了一下。「是啊,不赖吧?别太羡慕我!」

    乔可南外貌条件不差,和安掬乐凑在一起,一个阳.光一个妖孽,著实赏心悦目,旁人自然给予祝福。

    安掬乐兴致大起,玩得更嗨,整个人都贴在乔可南身上,两人一副鹣鲽情深的姿态。

    乔可南拿他没辄,好气又好笑,但没否认。

    一是给安掬乐面子,二是这Bar他不常来,给人家说一说也没所谓。

    众人见状起哄:「交杯酒!喝交杯酒!」

    不管男女,对情侣的怨愤(?)看来都不少,安掬乐担心玩过头了,瞥了乔可南一眼,後者倒是爽快。「好啊来喝,谁怕谁?」

    「耶~~」

    有人立刻准备两支酒杯,这下他们得到全酒吧人的注目,那酒倒得很满,安掬乐也放开了,笑嘻嘻地,两人手缠著手,给彼此喂酒。

    四周欢呼声、吹口哨声不时响起,乔可南一口气喝乾,脑袋有点儿晕晕的。

    他酒量好,不易醉,一点酒.精.刚好助兴。他开心地笑,不再拘束,只是浮光里,某人的目光似乎一直紧盯这里,富含侵略.性.,像一头豹子,乔可南手脚发热,难掩局促,逐渐不自在起来……

    12.暗巷1H

    安掬乐人来疯地闹了一晚,喝得半醉半醒,晚上十一点,乔可南送他上了计程车。

    菊花不愧是菊花,连到了这时都不安分,大抵跟他装情侣装上瘾了,巴上来抱住他,亲了亲他的嘴。「要不跟我试试?我也可以带你做个好一号唷。」

    乔可南一愣,随即笑了笑,短期内他还真没这打算了。「我怕你菊花太黑,我会萎。」

    「去你的!」安掬乐笑著搥了一下他肩膀,搭车走了。

    乔可南松了口气,不否认刚才被亲的时候很心动,安掬乐有张好看的脸,又活力十足,加上经过陆洐之的「指导」,或许他做一功力有长进,但……

    就是不想。

    他喜欢菊花黑,是真心的喜欢,因为很喜欢,所以不想跟他变成那种关系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珍惜人的方式。

    乔可南深深觉得自己成长了。他勾唇一笑,打算去搭捷运,却被人陡然拉过了肩膀,拖进暗巷里,接著是一记翻天覆地的──深吻。

    那熟悉的气味让他还没被吻上,就知道奇袭者是谁了。HugoBoss、Marbollo,属於男人的双重奏。乔可南没反抗,甚至放松身躯,张开了嘴,两人嘴巴里同样有酒味,陆洐之不知想到什麽,忽地吻得更深更用力,乔可南差点没窒息

    两人双唇胶合的程度直到一吻结束,都很难分开。乔可南猛抽气,胸口缺氧得隐隐作疼,他被陆洐之揽进怀里,那人低沉的吐息拂在耳边:「看不出来,你喜欢那类型。」

    乔可南怔了怔。怪怪,他是不是闻到酸气?「我本来就喜欢那型。」他理所当然道。

    「……」陆洐之想起,对,据说以前他是一。

    这份认知令男人顿时有点儿茫然,像是忘了自己在干什麽,他力道一松,乔可南随即挣了出来。「欸,你喝醉了!」

    陆洐之身上酒味好重!也难怪会做出这般变态狂行为。

    他决定鄙视──用眼神表达自己的不满。

    乔可南眸眼上挑,一辆车驶过,车头灯映照出他眼角眉梢,正因酒意和方才的吻荡漾著一股风情。

    浪成这样,是哪门子的一?

    陆洐之好气又好笑,一下子把人揽住了。「我没醉……我想上你。」

    乔可南大惊。「在这里?」

    「对。」

    「你还说你没醉!」乔可南简直想往他脑袋「巴」下去,在他记忆里陆洐之可不是这种不管不顾,随地胡来的人。「别啊,环境不好,而且没道具……」

    变魔术般,陆洐之忽地从口袋掏出一管KY,及三个加大保险套。

    乔可南:「……」这人真是不忘及时行乐,配备齐全!

    他发誓自己往後绝不同情他魔术师的封号!

    「喂,不行……」男人开始贴近,亲他脖子,乔可南这次是真心挣扎,虽说是在暗巷里,四周一片昏暗又没人,但打野战之类的事,还是令他心有抵抗。

    何况,他可是拒绝了陆洐之做炮友的要求呢。

    可惜他低估了男人的「手段」──陆洐之不是个会用强的人,他只是一直亲、一直蹭,宽大的手按在乔可南腰後,朝他尾骨处拚命摩挲,惹得身下人下肢发软,一阵止不住的轻颤。

    「让我做、我想做……」陆洐之声音湿润,富含欲念,嘴唇在他脖颈、耳根处徘徊,甚至带上了祈求的味道。

    乔可南腰肢一酥,在男人的撩拨底下越见动情,.精.虫上脑,小兄弟有抬头迹象。他恨恨捧住对方脑袋,咬住那人鼻尖,受不了:「你怎跟一只发情的狗似的?」那语调、表情,显然是服了软。

    陆洐之觉察後一笑,用自己裤子里鼓胀的下.身顶他。「如果我是发情的公狗,你又是什麽……嗯?」

    乔可南敏感低吟,脸在瞬间通红,好险暗巷里陆洐之看不见。

    他不否认……在这一刻,他们都不想当人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确实像极了发情的狗,迅速缠在一起,将那点儿作为人的衿持通通抛弃。陆洐之一边狠咬他的嘴,一边拉扯著他的上衣,手掌从领口探进去,在他.乳.头上重重一捏。

    乔可南疼得尖叫一声,陆洐之不管他,自顾自拉扯。乔可南忙讨饶:「要坏了、要坏了……」

    「哼!」陆洐之丝毫没放过他的意愿。他俯下.身,隔著布料咬住了他左.乳.,另一手则从衣襬探入,捏住了右边,一阵拧转。乔可南.乳.首本就敏感,在陆洐之几次「开发」下更是受不住挑拨,嘴里很快泄出了呻吟来。

    他裤子里胀痛得厉害,伸手想给自己解放,却被陆洐之阻止。

    「你──」还没抗议,陆洐之忽然把他整个人翻了过去,他脸碰到冰冷的石灰墙,双手瞬间被绞在身後,陆洐之抽出皮带,绑住了他的手!

    乔可南傻了眼,但下一秒裤子被解开,连同内裤被彻底拉到地上,他肉.茎.弹出,甩在墙上,疼得一时「啊!」了声。

    他整个下.身被剥光,夜里温度冷凉,乔可南不自觉打了个颤,肤上冒出点点疙瘩。黑暗里他看不到自己的模样,同时也无法确认陆洐之的下一步,他紧张得双腿打颤,前头却硬得厉害,甚至在无人触摸的情况下,兀自欢悦地渗出涎体来。

    陆洐之大掌在他屁股上滑动,热力自他手心传导,乔可南耳根发烫,察觉自己的臀瓣被人掰开,.穴.口暴露在空气之中,自然收缩。

    陆洐之按了按,遗憾道:「可惜我看不清。」

    乔可南:「……」

    陆洐之手指在上头抚了抚,描摹著那些纹路,他一根手指探了进去,在没有润滑的情况下,只能插进小半截。乔可南倒抽了一口气,很怕他就这麽办了自己。

    他直觉今晚的陆洐之很不对劲,浑身透著一股野兽般的焦躁狠戾,好像下一秒就会用牙齿撕扯,咬烂他的喉咙。

    乔可南听见了拉鍊拉下的声响。

    「咕嘟……」他咽了口口水,一阵金属落地声响,显然陆洐之也把裤子褪到了地上。乔可南股间感受到一股张扬的热度,男人发硬的龟.头在他臀口间摩挲,马.眼处略带湿意的液体沾在他缝隙间,乔可南心想不会吧?不会就这样……进来吧?

    他不知道自己是害怕多点,还是期待多点,唯知前头的.阴..茎.,正一跳一跳,勃动得厉害。

    他手臂有点儿酸,肩膀逐渐发麻了。

    好在陆洐之并未失去理智到那般地步。他粗大的肉.茎.在乔可南股缝里滑动,直到上头有些潮润,便朝他大腿缝里一插,拍了拍他屁股。「腿夹紧。」

    「啊?」还没反应过来,自己的大腿就被人按压收拢,陆洐之的那物在其间进出,前後磨蹭。乔可南完全傻了,这……这是腿交啊!

    腿根本就敏感,如今被人以那般粗壮的物体摩擦,乔可南下肢酸酸的,对方的.茎.体不时从他.穴.口处滑过,引得他那儿一片酥麻发痒。

    .肠.道隐隐发热,脑子里回想起被人抽干的绝妙滋味,这想像化为一股快意,自他大脑传达至四肢各处。

    乔可南呼吸凌乱,.乳.头在无人眷顾的情况下寂寞得发痛,他不觉将自己的上身往墙壁上靠,一下一下,用粗糙冰冷的石灰墙,摩蹭著自己的.乳.尖。

    「嗯!嗯!」陆洐之硕硬的龟.头在他会.阴.处研磨,撞击在他囊.袋上,乔可南在若有似无的爽快底下忍不住想:这就是传说中的蛋疼吗……

    陆洐之手指一下子捏住他下巴,把他头往後掰过来。「你不专心……在想什麽?」

    乔可  -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走错路+对的人(续篇)最新章节/zoucuolu_duideren_xupian_/,欢迎收藏
新书推荐:绯色(限)【快穿】肉玩具系统(H,简体)快穿之我是女主角(NP,高H)繁体【快穿】陷入H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官网【快穿】高潮不断昭懿皇后身边的淫乱事儿(高H、1v1、日更)乱伦群交事故现场(纯肉 NP 日更)禁断之恋欲海潮生【高H/重口/慎入/】青楼骚货养成日记快穿之露骨情事